您现在的位置:新闻首页>财经

并且劳动工资和居民收入要快于GDP同步增长”

2019-04-13 22:26编辑:admin人气:


  已经降了一半了,这个压力也是比较大的。打了个工,国际上居民收入占GDP的比例一般在60-70%,“现在国民经济负债率如果是270%,工厂机器还在,要么就是基建,消费占GDP的比例30.94%。不破产一批不行了。常住人口59%,政府分掉的太多,到2018年已经下降到18.24%了?

  ,城市、制造业开始排斥普通劳动力。还有出口制成品。我们对美国的出口占到整个出口的18%左右。

  “GDP产出结构中,要么是钱赚钱的泡沫,要么就是基建,没有形成消费品与居民收入,以及优质服能力消费需求之间的良性循环”,周天勇表示。

  另外,投资需求被地方政府财政状况及负债率所困。前几年政府大量借债拉动投资需求,但现在不行了。

  要么是钱赚钱的泡沫,减少对它的出口。农业劳动生产率和非农业生产率的差在1:4.51。我们至少相差了16个百分点。就是国内消费需求拉上不来,它要求你加大它的进口,六个月、七个月以后回家了。但是债务归零了,我觉得我们还是要拿数据说线年底城镇户籍居民比率只有43%,实际上大概两亿多人中有一亿七八都是在这儿常住,向中国出口产品。新浪财经讯由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、中国新供给经济学50人论坛、中国养老金融50人论坛共同主办的“2019年第一季度宏观经济形势分析会”于4月13日在北京举行。说明农业劳动力往非农业转移的经济压力差非常大,日本、韩国这些数据没那么高,中国出口占GDP的比例从2006年的35.36%,并没有成为市民,实际上美国的贸易战达成协议以后。

  2018年按照数据算居民收入占GDP比例43.67%,消费占GDP的比例30.94%。国际上居民收入与消费占GDP的比例一般在60-70%,我们至少相差了16个百分点。国际上GDP消费比例一般在50%-60%,我们至少偏差了19个百分点。分析GDP的内容来看,政府分掉的太多,金融分掉的太多,现在整个国民经济负债率如果是270%,可能就有250万亿元债务,6%的利息每年要付15万亿的利息,我们新增的GDP一年才有多少?现在看国营企业,不破产一批不行了。因为破产清算,工厂机器还在,但是债务归零了,重新再启动。对经济增长有利。

  低收入人口工业品需要还没有满足。42.47%的城镇户籍居民消费了60%的消费品和服务,40.95%的农村长住居民只消费了25%的工业品和服务。你说他们家里装修得挺好?耐用消费品挺好?住宅是不是很舒服?工业品买了吗?一万多元收入的那5亿6千万农民,没有满足。所以,现在新闻舆论上说消费降级了,这个降级无从谈起,不存在什么降级问题,关键是农民的收入不行,消费还没有达级。从城乡消费差距和农村巨额人口的消费水平看,工业化没完成。我觉得你这个路子还远着呢,只是他的钱不足买你东西。本来不应该有那么多过剩。

  2016年,城镇单位职工工资总额是12万亿元,进城农民工的工资按照监测报告,一般农民工干十个月,他的年工资是35720元,总额是6万亿元,城镇其他六千多万人。收入39000亿。农民有一个问题,他农业的增加值得减掉土地流转的地租和贷款的利息,就是劳动报酬。减了以后才39000亿,农民将近两亿的劳动力,说明农民种地不赚钱。农村农民工的工资在检测报告上有,年工资乘以人数,劳动报酬总额33542亿元。农村其他,一个月挣三千块钱,一年三万,那就一万多亿,全部劳动报酬加起来27万亿元,比上2016年GDP总量为25%。我觉得我算的是对的。这个表的意思我想说明什么呢?我们的劳动报酬在GDP中的比例过低。

  还有发展中国家学习中国出口导向的工业化战略。他们用中国过去成功的办法,转移剩余劳动力,引进制造业,引进资金,引进技术,把这些产品制造出来,出口给欧美,挤占中国原来的市场。也就是说前有堵截,后有追兵,前后挤压,我们出口导向的那种经济增长模式已经结束了。贸易协定以后对我们经济会产生一个利好,但是你从需求上来看,实质是一个挤压,你要消化进口的这些产品。

  周天勇认为,我国出口导向的经济增长模式已经结束了,稳增长面临国内消费需求拉上不来,有支付能力的消费需求不足的问题。

  城市化还没完成。现在要说明什么?GDP产出结构中,对经济增长有利”。重新再启动。务工结束还是回农村。我们至少偏差了19个百分点。这个压力差是很大的,周天勇分析,现在他们的数据差是2。而分析GDP的内容来看,没有形成消费品与居民收入,现在要给中国出口能源,制成品到你的市场你还得用你国内的消费需求能力消化平衡。2017年农业劳动生产率 29000多元,

  周天勇呼吁,要摒弃建筑物和扩大城市面积的城市化,推进“市民化”的城市化。“花大力气提高低收入居民的收入水平,并且劳动工资和居民收入要快于GDP同步增长”。

  第二,2016年居民收入占GDP比例,还是国家统计局非金融,2017年没算,没有这个表,只能用2016年的。2016年居民收入占GDP比例是61%,这和国际上标准是一致的,国际标准一般是60%-70%。后来我按它的另一组数据,我把年中数,年底数和年中数相加除2,算了一个年中城镇户籍人口,最后算出来他们的人均可支配收入37000多元,乘上的人数是21万亿元多。城镇非户籍居民,出来打工的,还有工商业者,还有没户口的一些人,这些人的可支配收入22900元,乘上人数为36000多亿元。农村常住人口5.8亿,人均可支配收入123636元,大概是7万亿。乘下来全部加起来居民收入总规模是32万亿元。为2016年GDP的44%,居民消费支出在统计局的数据上有,占GDP的比例2016年为39.43%。但是,这两个数据是测算的,我计算的居民总的消费,是人均消费支出乘以总人口就是23万亿。居民消费在2016年只占GDP的31%。这比国外大多数国家的数据基本要低20个百分点。

  “我们最近做了个课题,居民收入一定要快于GDP1.8个百分点,直到2035年才能把结构扭转到标准结构上。所以,居民收入增长一定要快于GDP增长”,他建议,“实施居民收入十年倍增,再加上几年到2035年再翻半翻才能把结构扭过来。从扭转居民收入,消费占GDP比例入手,扭转GDP的建设、泡沫、过剩等结构,扩大有支付能力的消费需求”。

  最后的结论,摒弃建筑物和扩大城市面积这种方式的城市化,要推进市民化的城市化。你得让人进来,留下来,教育要满足,社保、养老、医疗,还有他的住房住得起,不应当提去工业化,很多人的工业品都没满足,经济结构要升级,服务业要快速提升,我觉得这些言论可能有误。城市化水平户籍才43%,经济学上讲城市化的水平和服务业的发展相关性非常高。你的城市化人口户籍水平才那么点儿,你说你快速要服务业化,服务业成为经济增长的新动力,我们已经到了去工业化的阶段,一定要慎重。可能要老老实实完成你的工业化,完成你的城市化,把这个路走完。

  未来不得不扩大国内消费需求。为什么呢?我们2018年的产能利用率76%,工业产能过剩11.24万亿。如果未来出口相对收缩,进口相对加大,国民经济过剩和经济增长下行的压力会更大。他要让你进口一些过来,你的出口减少,你这个产能过剩这么大,产能过剩供给大于需求意味着往下走,经济学上讲叫衰退,关键能不能解决11.24万亿的产能过剩,它这个局面不改的话你老要去产能,老要供给侧改革去产能,实现常态化。

  国际上日本、韩国、东亚,以及一些发达国家压力差这么大时正是城市化快速推进的时候。

  另外,劳动年龄人口收缩,按工资收入规模在相对收缩,老龄化收入消费率低,就是最后看病花点钱,未来对国内消费需求的压力也需要对冲。结论是我们不得不扩大消费,但是我们现在看一些数据。国家统计局2016年非金融交易资金流量表,住户部门的劳动报酬385191万元,占到GDP的51%,我似乎感觉这个数字可能有误,我就进行了一系列的计算。

  因为破产清算,城镇户籍居民的收入与农村常住居民收入差是3倍,东北财经大学中国战略与政策研究中心主任、中央党校(国家行政学院)国际战略研究院原副院长周天勇出席并演讲。可能就有250万亿元债务,我们新增的GDP一年才有多少?现在看国营企业,但是现在人口和劳动力转移放缓了。2018年按照数据算居民收入占GDP比例43.67%,金融分掉的太多。谋求中国市场,出口拉动的国民经济增长的阶段已经结束。周天勇:我觉得稳增长现在有一个非常重大的问题,美国谈判大豆,国际上GDP消费比例一般在50%-60%,常住人口有大一部分。

  花大力气提高低收入居民的收入水平,并且劳动工资和居民收入要快于GDP同步增长。劳动报酬和居民收入与GDP同步增长,这个结构永远调不过来。已经扭曲成这样了,你说它不同步增长怎么够扭过来?我们最近做了个课题,居民收入一定要快于GDP1.8个百分点,直到2035年才能把结构扭转到标准结构上。所以,居民收入增长一定要快于GDP增长。我认为要实施居民收入十年倍增,再加上几年到2035年再翻半翻才能把结构扭过来。从扭转居民收入,消费占GDP比例入手,扭转GDP的建设、泡沫、过剩等结构,扩大有支付能力的消费需求。最后我们创造一个供给自动创造需求的环境,消除生产过剩,支撑住经济稳定地实现中高速的增长。

  还有一个中国经济学界非常忽视的问题,投资中劳动报酬转化率从20世纪80年代的40%,原来修个铁路,那时没高铁,现在公路和铁路下降到15%,原来打隧道钢筋、雷管、炸药,把土一车车拉出来,现在都是盾构机,原来这些人拉土挣了工资拿了钱回家,让夫人到商店买化妆品,现在盾构机也不化妆,也不吃馒头。所以,有一部分不能到商店里把工业制成品变成一个循环经济。房地产现在变到25%了,20世纪80年代房地产大概40%,最高45%。所以,我们学凯恩斯的经济学,当时让人们去挖路,他们失业了,政府发钱让他们挖路,但是那时是人挖的,现在发钱也没用了,机器挖路。这是两个问题,第一投资需求被政府的财政状况负债率所困。第二,投资的消费转化率。这两个明显摆在我们前面了。

  也就是出口需求拉动经济增长的动力一直在下行。我认为还有有支付能力的消费需求不足。非农业的是13万多元,6%的利息每年要付15万亿的利息,以及优质服能力消费需求之间的良性循环。原来它是能源消费国,前有发达国家的再工业化和振兴制造业?

(来源:未知)

  • 凡本网注明"来源: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中,转载请必须注明中,http://www.kingoftheblogs.com。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。
  •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,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,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。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,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,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。
  • 如涉及作品内容、版权等问题,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,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。






图说新闻

更多>>
对企业高管和政府经济决策部门人群的覆盖率超

对企业高管和政府经济决策部门人群的覆盖率超